当前位置:首页 > 教育科研 > 科研公告科研公告

中学作文教学中如何运用文学语言

作者:本站  出处:本站原创  时间:2011-12-28 09:42:46  浏览人数:1803

摘要:文学是语言的艺术,文学语言教学在中学语文教学中越来越显示出其重要性,本文以汪曾祺文学语言观念及其创作作为参照,从作文教学阐述汪曾祺文学语言观对中学作文的启示:关注生活,善于沉淀平日生活中的情和意;重视修辞训练;善于杂糅,雅俗等手法有机融合,以期写出文质兼美的佳作。

关键词:作文教学  汪曾祺  文学语言

 

一部分:前言

中学作文的评分标准中的发展等级一栏的有文采要求为:第一,词语丰富,句式灵活;第二,善于运用修辞手法;第三,文句有意蕴。这是对文学语言写作要求的完整阐释。提高中学生写作的语言表达能力,关键之一在于转化---由一般简单抽象的日常语言提升为有文采,有意蕴,有灵性的文学语言。这就需要在阅读,品味大量的文学作品的基础上,促使学生动笔,动心去挖掘文章的“意蕴”,去尝试,历练词语,句式的精致。

 

二部分:文学语言在作文教学中存在的问题

作文教学本来就是语文教学中的大难题,文学语言的写作教学就更显得步履重重。很多初中语文教师不太关注文学语言的写作教学,常常流于在作文讲评时对一二词句的比较分析,而且这种分析本身多带有结论性质(学生不可能在短短的一二分钟内辨析清楚,老师只好自问自答),而没有从文学语言本身所具有的表现功能去深入地挖掘与探索。文学语言丰富的意蕴所在,得以建构的手段都少有涉猎。

其实作文教学与阅读教学是相辅相成的,倘若在阅读教学的过程中,有意识地从写作角度培养学生体味文学语言运用手法之妙,训练将其日常语言提升为文学语言的写作能力,将有利于学生整体文学语言写作能力的提高。事实上,普遍的情况是老师不从写作学的角度展开具体的阐释,也有对词语作比较分析,只有《教学参考书》上概括的写作特点告诉学生:第一,这是小说中人物活动的一个鲜明的背景,烘托了人物情感,为人物活动渲染了气氛;第二,是景色的变化层层推动了情节的发展。可以想象,对于这种标签式的写作特点的概括,学生自己很难消化,对“富有神韵”的写作特色也就难以领会。阅读教学与作文教学的脱节,使学生一回到他们自己的写作中,仍然是“我手写我景”,不会想到借鉴课文中的手法。文学语言的作文教学本来就不易操作,又不能得到阅读教学的“援助”,就更加处于窘迫的状态。

 

三部分:汪曾祺文学语言观对作文教学的启示

(1)关注生活

第一,写作是沉淀。写作必须对生活确实有感受,而且非常熟悉,经过一个沉淀过程,就像对童年的回忆一样,才能写得好。粗粗糙糙地提笔就写,只能是“作文”,“造文”,而非写作。

中学生作文,固然囿于时间紧,必须在规定时间里写出一定篇幅的文章;另一方面,是因为没有沉淀的习惯。常规的做法是先确立一个主题,然后挖空心思编写故事,这其实是一种“图解”。从前的大作家们图解政策,主义,现在我们的中学生图解人生哲理。

生活是写作之源。如读文学家汪曾祺的作品,感觉是一个睿智的老人在述说一个经久的故事,随意,亲切,原因之一就是沉淀生活。“汪曾祺不是从概念出发而是从生活经验出发,从本人不能忘怀的事情出发。”写《受戒》,作者经过几十年时间的“沉淀”,才完成的。也就是说,一个人,一件事,一种意念,在作者心中酝酿已久,一篇佳作才得以诞生。而初中生作文,临场要写出不少于600 字的文章,如果在平常的生活中不注意积累,就只有编。一编,自然就露出许多破绽,语言表达上容易出现问题不说,内容的失真可能使基础分都丢失了。

反之,倘若能做个生活的“有心人”,注意观察,提炼生活的素材,就能比较自如地写出意义深刻的文章。有人可能说中学生生活范围小,积累少,这也不尽然。首先,大量优秀的文学作品,并不都是作家们“行万里路”后写成的;其次,也正是因为中学生活动范围有限,更需要培养他们去观察生活,提炼素材,“沉淀”曾有的种种情感。生活中不是缺少美,而是缺少发现美的眼睛。同理,中学生写作不能期待生活时惊天动地事情发生,而应当养成“沉淀”生活的良好习惯。

第二,贴着人物写。中学生作文之所以“假,大,空”,除了内容上的编造以外,不用心不用情而草草落笔,也是原因之一。不认真琢磨人物性格发展的内在规律,行文就不免显得粗糙。如朱自清《背影》中间的一个段落:我买几个橘子去。你就在此地,不要走动。”我看那边月台的栅栏外有几个卖东西的等着顾客。走到那边月台,须穿过铁道,须跳下去又爬上去。父亲是一个胖子,走过去自然要费事些。我本来要去的,他不肯,只好让他去。我看见他戴着黑布小帽,穿着黑布大马褂,深青布棉袍,蹒跚地走到铁道边,慢慢探身下去,尚不大难。可是他穿过铁道,要爬上那边月台,就不容易了。他用两手攀着上面,两脚再向上缩;他肥胖的身子向左微倾,显出努力的样子,这时我看见他的背影,我的泪很快地流下来了。我赶紧拭干了泪。怕他看见,也怕别人看见。我再向外看时,他已抱了朱红的桔子往回走了。过铁道时,他先将桔子散放在地上,自己慢慢爬下,再抱起桔子走。到这边时,我赶紧去搀他。他和我走到车上,将桔子一股脑儿放在我的皮大衣上。于是扑扑衣上的泥土,心里很轻松似的。过一会儿说:“我走了,到那边来信!”我望着他走出去。他走了几步,回过头看见我,说:“进去吧,里边没人。”等他的背影混入来来往往的人里,再找不着了,我便进来坐下,我的眼泪又来了。    

  其实,此番感动不仅是作者,还有读者.我在读这段话的时候,脑子里总在想象父亲爬月台的情形,想象他是如何艰难地探身,然后穿过铁道,又是如何艰难地爬上月台,越是想象,越觉得心里酸酸的。正如鲁迅先生所说:“无情未必真豪杰,怜子可怜真丈夫”。没有华丽的彩章,让感情通过事实自然而然的流露出来。那一刻,作者让欢愉之情自然的沁入每个人的心脾。真情与实景的描绘又怎能不让人感动呢?因此,要随时紧紧贴着人物,用自己的心,自己的全部情感,什么时候自己的感情贴不住人物,大概人物就会走了,飘了,不具体了。正如巴金写小说,总是情不自禁地进入文中的情景中,“他哭我也哭,他笑我也笑”,喜怒哀乐,感同身受。

因此,要学生写真话,“我手写我心。文学语言写作能力的提高,需要引导学生遵循人物性格发展的逻辑,如果丧失最起码的真实性,就会扭曲人物固有的性格,也就很难谈得上盛载丰富的情和意了。

2)重视修辞训练

如果说关注生活是着眼于内容上的厚度,“贴着人物写是保证形象的可信度,那么重视修辞训练则是致力于手法上的精致。单个词语,单个句子固然也需要辞格的运用,在这里,我们更欣赏整段,整篇文章辞格的运用,惟其如此,文学作品才能跳脱陈旧的叙事模式,显出大方之气。如鲁迅的一篇文章<<藤野先生>>,作者在描写清国留学生时,用了很多修辞手法来讽刺,“清国留学生的速成班,头顶上盘着大辫子,顶得学生制帽的顶上高高耸起,形成一座富士山。也有解散辫子,盘得平的,除下帽来,油光可鉴,宛如小姑娘的发髻一般,还要将脖子扭几扭。实在标致极了。”通过比喻,夸张,反语等手法揭露了留学生的庸俗,麻木的思想品质,表达了鲁迅对他们的厌恶之情。对于这样的好句,我会先让学生自己分析理解,然后联系生活中的具体事例进行仿写或再创造。长久这样坚持训练学生,效果非常好。

3)善于杂糅

第一,古为今用

中学语文教学的内容划分为现代文和文言文两大块,对文言文教学一般定位在阅读理解能翻译,其实,文言文在几千年的文学实践中,已形成“富满充盈,文词之优点”,文言的许多词汇,在表达上具有含蓄,丰富的韵味,尤其是古诗语言,凝练,精致,又不失灵秀之美。早在“五四”文学革命时期,先驱们就提出“文言合一”的主张,目的在于文白互补,创造新的文学语言。

如作家汪曾祺的《鸡鸭名家》:“花开花落,春去秋来,一窗细雨,半床明月。三年夫妻,如鱼得水。”四字四句,语如连珠,既雅致又通畅,毫无生硬带涩之感,将古典语言与现代语言巧妙地融会贯通,给人一种很别致的感觉。汉民族深厚的语言积淀是一笔取之不尽,用之不竭的宝贵财富,现代中学生应充分学习和利用它。在写作教学中,引导学生适当引入文言词语,借鉴文言表现手法,增加文章的“涩味”,会造成陌生化的效果,也使原本平淡的现代文渗透古朴之气,分外灵动有姿。倘若在借鉴古诗文写作技巧的同时,能有机地融入现代意识,更令人耳目一新。如中考作文:《赤兔之死》 结尾这样写道:赤兔马泣曰:吾尝慕不食周粟之伯夷、叔齐之高义。玉可碎而不可损其白,竹可破而不可毁其节。士为知己而死,人因诚信而存,吾安肯食吴粟而苟活于世间?言罢,伏地而亡。 伯喜放声痛哭,曰:物犹如此,人何以堪?后奏于孙权。权闻之亦泣:吾不知云长诚信如此,今此忠义之士为吾所害,吾有何面目见天下苍生? 后孙权传旨,将关羽父子并赤兔马厚葬。读罢此篇临场作文,令人拍案称奇。一是故事新奇。作者以熟谙三国故事为基础,编撰了赤兔马为诚信而殒身的感人故事,其想象力实在丰富。二是立意高远。文章将赤兔马拟人化,让它在同伯喜的对话中,显示对关羽与董卓、吕布两类人物的褒贬,实现了真英雄必讲诚信的主题;且以鸟随鸾凤飞腾远,人伴贤良品质高一联,物犹如此,人何以堪一句,抒写了人生当择善而从、唯诚信是瞻的志向,使文章的立意更上层楼。三是语言老到。通篇遣用纯熟的古白话,散整错综,明白畅晓,文采飞扬,这种老到的语言功夫,是众多考生无法望其项背的。

第二,雅俗并蓄

汪曾祺在《关于小说语言(札记)》中提出,小说语言应该从众和脱俗的观点,并且指出:“从众和脱俗是一回事,小说家的语言的独特处不在他能用别人不用的词,而是在别人也用的词里赋以别人想不到的意蕴。”雅俗并蓄实在不是容易达到的,要像“揉面,面要揉到了,才软熟,筋到,有劲儿”。如汪曾祺的《落魄》:“或让她偏了头,为她拈去头发的一片草屑尖丝,他那个手势就比一首情诗还值得一看。”

这是一个普通生意的手,因赋以对新娘子的爱意,故比一首情诗还值得一看,手也分明“含情”了。这类雅俗相对的句子,于俗中见雅,雅中见俗,化平实为神奇,让人感到一种笔墨情趣,很是享受。其实,倘直陈说“温柔”怕是一千个“温柔”也不及“一首情诗”这般富有诗意。所以不妨用用“曲笔”,语言的文学味就跃然纸上。看似“不施粉黛,”却“风神俱佳”。中学生,经过文学熏陶,引导他们尝试使用雅俗并蓄的手法也是很有可能的。

要做到雅俗相间,相宜,对中学生来说还是有一定的难度。过“俗”不行,过“雅”又太呆板,但给予引导和启发还是可以的,尤其是一些文学功底较好的学生,一旦脑中有这个意识,就会有目的地去努力。雅与俗糅合起来,浓淡适度,不留痕迹,文章就有“嚼头”,有水分。如此“深厚”内容积淀的支撑与精致形式美的追求,两者相互渗透,相互凭借,共同打造文质兼美的“美文”,我们的作文教学才可能褪去夏日的炎热的躁动,迎来秋天的累累硕果。

 

四部分:结语

文学作品不是文字简单的堆砌,而是作者思想和理念的传达,是历史和现实的折射,是技法和内容的完美结合。面对教材中的文学作品,完美应该自觉地以“学”文学的目光注视其文学语言和思想意义。虽然对一般的同学而言,我们的教学目标不是培养未来的文学家,但有必要用文学丰富他们的心灵,让语言滋润他们的思想。另一方面,中学生中也不乏有文学天赋较高的学生,文学语言的学习将有利于其今后在文学方面的发展。所以,培养中学生感知,体悟文学语言的诗性美,是极具普遍意义的;品味,学习文学语言,提升日常语言的“变形”艺术,可有效提高其写作能力。

 

参考文献:

1、            汪曾祺,汪曾祺散文,杭州:浙江文艺出版社,2001年。

2、            汪曾祺,汪曾祺文集,南京:江苏文艺出版社,1994年。

3、            汪曾祺,汪曾祺全集,北京: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,1998年。

4、            朱自清散文《背影》